“信用德州”故事大奖赛来稿——《诚信的味道》

“信用德州”故事大奖赛来稿——《诚信的味道》

“信用德州”故事大奖赛来稿——《诚信的味道》
诚信的滋味  王其强  这个周末我读高中时一个宿舍的闺蜜来,咱得好好安排下。”看着老同学发来的微信,我很认真地对老公说。要知道,我这闺蜜但是从大城市广州专门来德州找我的。  老公看了看我说,便是那个美食家吴三姐吧。我这个闺蜜姓吴,在我们宿舍排行老三。六七年前来德州时,我和老公担任款待,几天时刻吃遍德州美食,还特意跑到夏津宋楼吃驴肉火烧。不过这次来,怎样才能让美食家满足呢?  老公一拍大腿,说前次咱去的那个“德州滋味”感觉不错。这是一家半年前刚开业的饭馆,地道山东菜,很有德州滋味。我和老公的几个搭档曾在那儿品味过,我们都感觉不错办了会员卡,老公还充了2000块钱呢。传闻那里一向很火爆,尽管还有三天,但老公赶忙抢上了一个小包间,挂电话时还吩咐老板到时候有必要上“酱焖河叉鱼”这道菜。前次吴三姐来,对德州河叉鱼拍案叫绝——肉比河豚嫩,味比鲈鱼鲜。  吴三姐总算来了。在东站接上她,我们就直奔“德州滋味”。  来到饭馆门口,我和老公呆住了,只见大门紧锁,玻璃上贴着一张告示:“家中有事,暂停营业”,落款便是当天。老公气得够呛,拿出手机就要给老板打电话。吴三姐一把按住说,我吃啥都行,要不就来碗羊肠子。我知道吴三姐耍贫嘴,是怕我们太为难,就拉住老公说,咱燃眉之急是赶忙找个店堵上老三的嘴。  仨人往前走了数十米,正好有家饺子馆,吴三姐拉上我俩就进去了。点上荤素水饺各两份,仨人就吃起来。但我和老公吃啥都味同嚼蜡,总感觉像自己设了一个局相同。  正为难着,老公的手机响了,接起来后老公的嗓门一会儿高起来。  “你们怎样回事?我倒想听听你们怎样解说?”  原来是“德州滋味”打来的电话,这不是找抽吗?  老公把手机设置成外放形式,一是让我俩都听到,还有便是借此向吴三姐力证洁白。  “首要有必要向您抱歉。真不好意思,我们这家店不得不关门了……”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,声响很诚实。  “别在这儿跟我解说,你就说咋回事?我周三就订了包间,你说关就关了,还有点信用不?”老公气急败坏。  “先生,是这样。我怀孕了,反响很大,我和老公真实照顾不过来两家店,昨夜我和老公才决议关了这一家……”  一传闻人家怀孕了,我们仨心下都一软,老公高八度的调门也降了下来。  “你知道吗?我这儿一远道来的朋友直接被你给晾这儿了……”  吴三姐用力向老公挤眼睛,暗示他别再提这茬。  “先生,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能够挑选我们另一家店,您打车来我们报销车费。”  这却是我们始料未及的。老公正想说什么,电话里又传来这样的声响。  “别的,我们查了一下会员信息,知道您在我们这儿还存有2000元会员费。期望先生您这两天来店里处理退费。”  退会员费?这让我们仨瞪大了眼睛。  第二天,吴三姐固执跟我们一同去“德州滋味”,“没吃着河叉鱼,总得看看做鱼的人吧”。  来到大厅里,就见有好几十个人在排队。一探问,都是来处理退费的。总算轮到我们了,一个男人一边挂号一边抱歉,如数退给老公2000元钱。听周围的人谈论,这次老板一共给400多会员退了50000多元会费。  足不出户多年的吴三姐冲我做了个鬼脸,“这回真才智我们德州人了”。她凑到跟前问正退费的男人:“你那个店有‘酱焖河叉鱼’吗?”男人老实地说:“有,有,那是俺们的招牌菜。”  “今晚咱就去吃‘酱焖河叉鱼’。”吴三姐转过头冲着我说。  晚上,美食家吴三姐总算吃上了“酱焖河叉鱼”–嗯,这个滋味那叫一个好。  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)

admin

发表评论